您的位置:百万发娱乐 手机互联 > 自闭症 > 正文

一些知识分享和付费产品也屡屡中招

发布时间:2018-08-10 作者:admin

  往期回顾:7月5日新媒体版《斩断网络诈骗黑色产业链》;7月12日新媒体版《撕开网络欺诈5张“假面具”》;7月19日新媒体版《为在线钱包加把“防盗锁”》;7月26日新媒体版《网络假证严打追责》

  打开“洗稿”工具网站,一键生成“智能伪原创”文章,充值会员还能获得内容优化、图片转换等服务;同一视频在不同平台被热转,上传者却个个不同,原作者甚至未开通该平台账号;兜售标价398元的在线课程,内容却盗自他人直播录音……

  《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(2018)》显示,2017年我国网络版权产业市场规模达6365亿元,同比增长27.2%。市场规模日渐发展,类似会员制“洗稿”、“搬运”短视频、“声”抢读物等网络侵权盗版现象,却制约了内容生产者的积极性,阻碍了行业的良性发展,亟待各方合力整治。

  今年7月,国家版权局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等四部门启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“剑网2018”专项行动,自媒体、短视频、知识分享、有声读物等成为重点集中整治对象,网络诚信氛围有望逐步强化。

  “你不能把人家的标题、核心创意,甚至例子、重要语句都一成不变拿过来。”年初,某知名自媒体人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,指责未经同意和授权对自己原创作品“洗稿”的行为,“‘洗稿’其实就是剽窃。”文章发布后,当事双方就抄袭与否各执一词,也让“洗稿”一词备受关注。

  “所谓‘洗稿’,就是对别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、删减、拼凑,看似与原作有所区别,但最有价值的核心内容仍是抄袭得来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新闻学研究室主任黄楚新认为,自媒体领域“洗稿”现象屡屡出现,究其原因在于某些自媒体人试图用最廉价便捷的方式博人眼球、博取流量。

  一位自媒体从业者告诉记者,全盘照抄、原样搬运属于盗版初级手段。“洗稿”则是保留了叙事逻辑,取其意而去其形,“例如把‘高兴坏了’改成‘万分激动’。”

  更有甚者还利用“洗稿”“洗”出一本“生意经”。在一位自称某写手团队联系人的指引下,记者打开一个“洗稿”工具网站,复制文字后,网站页面就能一键生成“智能伪原创”文章。这位联系人告诉记者,如果充值成为会员,还能获得内容优化、图片转换等服务,“稿子都被‘洗’了,原作者即使发现也不能完全证明是他自己的。”

  保护原创、打击“洗稿”,平台应尽其责。据微信团队介绍,微信平台早在2015年就推出原创声明功能以保护原创作者权益,目前已建立用户快捷举报和线上侵权投诉系统两个渠道,对涉抄袭剽窃的文章进行删除、屏蔽或清空等处理,并将视行为情节对违规账号进行警告、限制或禁用功能、封禁、注销等处罚。据统计,2017年微信平台通过用户快速举报渠道处理的侵权文章超7万篇,通过公众平台线上侵权投诉系统审核涉及版权侵权的投诉2万余单。

  “目前亟待形成客观有效的评估标准,避免平台判定标准和处罚措施滞后于行业发展。”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建议,各类自媒体平台应加强原创作品保护,完善原创作品自动识别和人工判别机制,建立对洗稿行为的惩戒机制,做到精准识别、保护和打击。

  “同一段视频怎么在不同平台被热转,上传者还都不一样?”日前,有网友在某短视频平台观看了一段由某体育明星拍摄的短视频,不久后又在另一平台发现同样内容的视频,而原作者本人却并未开通该平台账号。“这段‘搬运’来的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了30万。”

  如今,短视频“搬运工”伎俩翻新:有的未经授权对他人原创视频掐头去尾,抹水印、去角标,掩盖复制痕迹;有的直接将热门影视剧截取成若干片段,调画面、改语速,悄然化身“精编版”频上热门;还有的直接原样照搬复制明星账号,夹带商业广告,以骗取流量、获取收益。

  今年68岁的谭志宏是谭嗣同的曾侄孙,其曾祖父谭嗣贻,为谭嗣同的大哥。谭志宏还是株洲海联集团董事长,同时他又是湖南谭嗣同研究会副会长、谭嗣同爱国公益基金会会长。常年往来于株洲和浏阳,“浏阳对于保护谭嗣同文化及其相关遗迹,一直以来都非常积极,同时也付出了艰辛努力。”

  数据显示,2017年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突破4.1亿人,同比增长115%,预计2020年国内短视频市场规模将超350亿元。市场庞大,流量诱人,然而“剪刀手”“搬运工”却盗用他人原创作品,甚至衍生出一条侵权产业链。

  “修改是发布前必须要做的工作。”在一篇题为“如何通过搬运短视频,就能月入10多万呢!”的帖文中,修改水印、加图片、改变帧率、添加背景音乐等所谓“修改”手段一一列明;打开某电商平台,输入“短视频搬运”,搜索结果中不乏具备批量修改、视频解析、裁剪片头等功能的应用软件。

  “在注意力经济的盈利模式下,短视频内容生产门槛降低,让盗取行为更加容易实现。”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张铮表示,“此类盗用侵权行为直接损害内容原创者权益,不仅影响内容经济赖以存在的创意和生产的源头,还将破坏内容平台生态建设的微观逻辑。”

  目前,一些短视频平台通过开发消重系统、建立视频库、完善举报审核机制等方式,防止短视频内容重合或盗用。以抖音平台为例,今年3月以来平台已累计清理侵犯版权类视频超过2万条,永久封禁盗版侵权账号超过1.3万个。

  黄楚新指出,短视频除了加强技术监测和审查,还应不断将版权规则具象化为可操作的内容条款,逐渐形成行业自律规范和共识,有效打击相关侵权行为。

  公司赔偿数字出版集团中文在线相关经济损失。“在网络传播环境下,在线读物盗版成本更低、收益更快。一些用户和平台无视‘先授权、后传播’的原则,非法传播网络文学作品,降低了原创作者开展文学创作的积极性,不利于网络文学这一新生事物的发展。”中文在线法律服务中心负责人闫芳表示。

  遭遇“声”抢的不止书籍,一些知识分享和付费产品也屡屡中招。“免费微课,5天拼会所有英语单词”,近期有媒体报道一些商家以“知识收费”为旗号,兜售标价398元的在线课程,而课程内容却盗自他人直播录音。此外,包括QQ、微信等社交平台也成为盗版者侵权售卖的渠道。记者加入一个名为“喜马拉雅得到付费音频”的QQ群后发现,群主声称仅需35元便可获得包括知乎、得到、




上一篇:报房法华寺自建庙以来   下一篇:导演的专业化水准直接保证了节目水平的高质量
扩展信息 Expand Information
    自闭症 | 抽动症 | 脑瘫 | 智力低下医院 | 返回顶部